[分享] 艺极 EPICGEAR DEFIANT 战魔者 机
精彩推荐
小米旗下首款处理器亮相 澎湃S1于北京正式发表
对于智慧型手机品牌来说,如果能里里外外、每个元件都自己包办,那对于降低手机的造机成本来说可说是一大优
小米旗舰新品 57吋轻薄小米Note 小米Note顶配版发表
小米公司今日1月15日发表5.7吋萤幕的全新旗舰机小米Note,依照容量的不同,售价为2299/27
小米无人机 4K版人民币2999元上市
小米首次採用纯线上直播形式发布重磅新品。定位为高端消费级的小米无人机,给玩家用户带来了容易上手、超长
小米无人机亮相 4K版人民币2,999!
小米在今天 (25 日) 晚上 7 点以线上直播的方式,由雷总独挑大樑的为大家介绍小米最新众筹商品-
小米无人机发布会懒人包!10 大重点必看!
小米创办人雷军早在上週已经发言表示 5 月 25 日小米将会推出新产品,这次并不是手机配件、新手机。
小米无线吸尘机试玩
香港住宅空间较小,家中杂物可能已佔据客厅较多位置,早前流行的吸尘机械人,未必适合一般家庭使用。小米最
主页 > 专业宇宙 >居服员平均42岁以上,年轻人不愿加入「长照行列」的五大原因 >

居服员平均42岁以上,年轻人不愿加入「长照行列」的五大原因

发布时间:2020-07-07 19:29 访问次数:693

据统计(2015学年度),全国长照相关科系29个,学生4,500人,毕业生约有1,000多名,其中只有20%投入长期照护领域工作。

年轻人为何不愿加入「照顾行列」?现在照护人力断层有多严重?先看资料:

居服员这份工作留不住年轻人,以伊甸的居服员为例,就仍以50几岁居多。(2015.11.16「风传媒」引用伊甸居服督导员李维欣资料)居服员年纪多在42岁以上,而且年纪有愈来愈上升的趋势。(2016.11.24客家新闻台)目前照服员年龄层偏中高龄,平均介于40至55岁之间;30岁以下的仅占1成,年轻照服员留任率低。(2017.10.15《联合报》引用弘道长照人才培育中心总会主任黄珮婷资料)

推测年轻人不愿加入「照顾行列」的原因约略有以下几种:

一、薪资低

现行居服员待遇不稳定,原因是每个案家所需服务不同,服务时间各异,案家状况也会变动;由于不稳定,自然给居服员保障不足的疑虑和忧心。

即便单位有心提高,又不能不考量移工、接案看护或坊间家事服务员的竞合,使得年轻人无法将居服员纳入职涯规划第一选择。

二、福利

员工能否在工作上投入更多,超越雇主预期,与受表扬、领奖金等各类激励措施,以及各项福利有关。

尤其是居家服务这样的工作,前述已提及本业待遇不高,如果再加上认知无法达成共识,机构、居服员以及案家对于服务内容有争议的现象,更容易导致居服员缺乏动力,甚至产生工作倦怠。

工作、排休需要涵盖人性的考量,以及保障劳动条件,才能让人更愿意为工作付出。

三、升迁机会等满意度偏低

年轻人刚入社会,活力十足,充满热情,一定是对自己的职涯有相当的愿景。

需要了解到,此愿景来自职场有系统的专业训练,有效提升服务品质后,才能助其完成生涯规划。若缺乏在职训练,工作技能无法不断精进,当然影响留任意愿。

卫福部积极规划居服员多元升迁管道,除资深居服员可升督导外,已修订长照服务法相关子法,明定一定年资以上之居服员可晋升管理阶层,例如:担任长照机构业务之共同负责人、主要负责人;此外,并鼓励居服员创业成为「照老闆」,进一步发展职涯愿景。

四、工时长容易影响生活作息

年轻人最大的优点和资本就是热情,对未来人生的热情、对投入职场的热情。

但是,如果伴随工作而来的是长期的、连续的忧郁、挫折焦虑、身心疲惫、失眠,导致注意力不集中、记忆力减退等负面影响,工作专业技能便无法充分发挥。

最终不只影响身体健康、人际关係、家庭关係,恐怕再大的热情、再多的理想都会被消磨殆尽。

试想:身心状况不是在极度检康的状况下,如何执行照护业务?

居服员除了照顾案主,还需面对案主家属的要求(合理的、不合理的,甚至过份的、肢体骚扰的),传染病感染的风险,不定期轮班影响生理作息及等,都是压力与风险。

此外,居服员可能在照顾过程中,因为揹负行动不便的案家上下楼,长久下来,容易发生如肌肉拉伤等职业伤害。

居服员平均42岁以上,年轻人不愿加入「长照行列」的五大原因 Photo Credit: Depositphotos五、不受重视,使年轻人自觉无竞争力

居服员工作内容主要以身体照顾及家事服务为主,以致台湾社会普遍对居服员专业的认知尚停留在类似看护、居家服务等照顾工作,而非专业人员。

主要是因照顾服务员的训练包括核心课程50小时及实习课程40小时,办理的县市政府得依其业务需要,増加照顾服务员分科训练课程内容与时数,课程结束后经考凭及格者,由训练单位核发结业证明书即可从事。

笔者认为门槛不高,缺乏专业形象。

职业当然不分贵贱,但长久以来服务业人力未受专业对待(无论是待遇或是民众刻板印象)是不争的事实。实难吸引年轻人对照顾工作的认同,进而投入居服员巿场。

没有成就感、对工作不满意,影响工作表现,又造成流动率居高不下。

事实上,机构内部的在职训练可依居服员教育背景、个性的差异提供元样化的学习管道,降低离职率。

年轻居服员流动率高,甚至放弃此工作而另谋高就,至少会造成三个影响:

    资源未能充分发挥:教育训练的目的与资源,未能充分发挥功能。内部资源不断被消耗:照护机构必须不断徵人、训练、磨合。影响原本的服务品质:原先居服员如果做得好好的,离职后,案主家属又要对新的居服员重新交代一次注意事项。案主也要花时间适应,会不会有适应不良的问题,这些都是要考量的。

居服员是第一线照顾提供者,将直接影响照顾品质。

如果在学校阶段的训练,或是经专业培训后认证却未能进入职场;甚至进入职场后不久后就离职。以上都将使照护人力,长期处于不足且高流动的状态。

这对于高龄社会是一项警讯,因为老人越来越多,而从比例推算,失能而需要照护的老人也可能越来越多。

要在短期内解决居服员面临的工作环境并不容易,除了居服员自身克服个人、所属机构、外在工作环境的挑战以外,政府究竟有没有用心落实长照政策,是全民必须共同监督的。

如此,才能吸引更多年轻人愿意投入,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;其服务品质也将有效提升。进一步来说,居家照顾系统的后续,也才能发展得更顺利。

任何形式的生命,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与意义,我们应该尊重并且善待;你我正在老化,你我的家人正在老化,推估国人一生中,长照需求的时间约7.3年,在社会与民众都有长照服务的需求下,长照年轻人力不足,是全民都该高度关注的问题。

参考资料:黄志忠〈台湾长期照顾政策及照顾服务人力发展之探讨〉,引自《2016年两岸社会福利研讨会》

延伸阅读人力与医疗资源匮乏的偏乡,长照2.0该如何因地制宜?长照不能只向钱看:有效运用银髮人力,让老人们为彼此创造归属感解决长照人力不足的思考:为何不把「加强老人健康」计画列入?
上一篇:
下一篇: